關於部落格
~在風的世界~靜情漂泊

  • 137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生之欲

《生之欲》的主角渡邊是一位在市政府工作三十多年的公務員,當市民科科長的他,每天除了批公文(蓋章)外,就沒做啥事了!在公家機關就是假裝很忙,但不做事。黑澤明說"不做不錯,不動如山"是在公家機關保住職位的最佳方法。 影片開頭,一群市民來市政府市民科反應垃圾問題,市民科把問題踢給公園部門,公園部門踢給交通部門,皮球這樣輪番在市府所有基層部門之間踢了一圈後,又返回市民科!而那個市政府各部門之間互相推諉,不主動解決問題的場景,就是這種公家機關生存哲學的最好體現,個人決不能超越群體而存在,所以部門職能這個碩大的陰影成了個體無為的最好借口。
整部片的轉折點就是渡邊得知自己胰臟癌已經晚期後,生命的虛無和死亡的陰影整個覆蓋了他的心靈,當人生命將盡,往日的回憶就紛至沓來。放洗澡水時,想起和兒子間的點點滴滴,又回憶起了妻子死後,他獨自一人撫養兒子的一幕幕場景,在追憶中,他深情地呼喚自己兒子的名字!可到頭來卻發現兒子兒媳只是在意他的退休金,他和兒子之間的關系,也早已冷漠僵化到了一定地步。
渡邊也試著借酒來放縱自己的身心,但酒醒後更覺虛無痛苦!
本來想一死了之,此時,渡邊遇見了一位高級汽車銷售員,於是他決定用金錢來放縱自己。渡邊給這位汽車銷售員500萬日元,要他帶著自己縱情於聲色之中尋求麻醉,但縱欲後靈魂更易墜入無底深淵,丑陋的面目連他自己都感到害怕。
在爵士音樂餐廳,就在高級汽車銷售員出外預定下一間聲色場所時,鋼琴師問他還要聽點什麼,他點了那首(人生是短暫的),在樂聲中,隨著渡邊蒼老悲涼的聲音響起;在歌聲中,渡邊已淚流滿面。
後來,在和那個向他辭職的年輕女下屬的交往中,他漸漸被她鮮活的,快樂的生命所觸動,在她已經厭煩他的糾纏的時候,渡邊痙攣著面孔對她說:「你為什麼這麼不可思議地活著,我也想像你那樣活著,我這個木乃伊」她回答他只是吃飯睡覺而已,「只是吃飯睡覺嗎?那生命的意義何在?」渡邊困惑地說。她被他歇斯底裡的神情嚇著了,拿出她在工廠裡做的玩具兔子,回答他:「我製作它們的時候,會想像自己和全日本的小孩一起玩。」在他們說話的時候,餐廳裡有一大群開生日宴會的年輕人,當渡邊幡然醒悟往樓下奔去的時候,所有的人都在唱生日快樂,這給我們強烈的渡邊重生的信號!
渡邊終於在死前做了一件實實在在的事,就是影片開頭市民反映的社區垃圾問題,他在本來因積污帶來疾病流行的貧民社區修建了一個公園,在修建的過程中,他排除所有的困難(部門間的推諉、黑道的威脅、政客的壓力...),幹勁十足,本來快泯滅的人性重又散發光芒,他逐漸得到了社區民眾的擁戴,在快要完工的公園裡,下起大雪,他坐在鞦韆上,平靜地唱起了那首他在爵士音樂餐廳點的歌謠:生命如此短暫,去戀愛吧少女,在胭紅的雙唇,還未褪色之前,在翻湧的熱血,還未冷卻之前,不要讓明日的歲月,平白的逝去,生命如此短暫,去戀愛吧少女,牽起我們的手,走上他的小船,炙熱滾燙的臉,靠上你的臉頰,這裡無人會來...
同事們在為他守靈時,為他知道自己時日不多,卻想為他人做點什麼的心情深深感動;為他在公園的貢獻上及付出上深深敬佩;為那些沒付出啥力氣,卻在完工後歸為自己政績的政客感到不恥;為身體健壯,卻蒙混度日的自己感到慚愧。
但在影片的最後一幕卻是:當渡邊的死漸漸被人遺忘,市政府的同事們,漸漸的回到對人冷淡,對工作蒙混的日子。 朝日電視台拍的情節和黑澤明原本的版本稍有出入,但想傳達給人們的涵義不變,是一部值得一看的作品。 圖片來源:日本朝日電視台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